プルメリア

daydream

【三番】breathe me

breathe me/三番隊中心
*現世警察AU


  吉良痛恨即時通訊軟體。
  尤其是假日即將結束時失眠的深夜看到直屬上司傳來的訊息還不小心點開變成已讀的時候,他是真的很想殺了發明這樣東西的人。

  即使鳳橋隊長只是傳來天氣變冷了要多加件衣服的關心。
  啊啊、吉良想,有時候他還寧可傳來的都是可以公事公辦的訊息,就在他想著該如何回覆時(傳個戀次亂幫他買的貼圖?不行不行太失禮了),頁面最底下又跳出了新的訊息。

  早點睡吧。
  附上一個有些突兀卻好笑的熊大扭捏貼圖。

  他說是,邊用拇指打著字邊小心地點著頭,下一秒才發覺自己又職業病犯。訊息發出過後遲遲沒有顯示已讀,他想是隊長已經放下手機安然入睡。
  又或者是體察到了訊息間隔中的窘迫,於是乾脆讓刺眼的未讀就掛在那裡。
  吉良考慮著,突然覺得有些就要失笑。

  更早之前,還沒有通訊軟體這種發明之前的隊長總是傳簡訊來,隨性地在清晨或是深夜傳些胡鬧的內容過來,有時甚至只是語焉不詳的幾個單字。

  菠蘿麵包。
  箱型車。
  外來語的電影名稱。
  狐狸烏龍麵。

  好冷。

  最後一次是好冷,他記得,是在蹲點埋伏的時候隊長差他去買便當的時候傳來的。那時他彎著腰在便利商店把被隊長揉得皺皺的紙條努力攤平,辨識著有些磨損的鉛筆字跡研究到底是該買燒肉便當還是烤雞便當,塞在後邊口袋的舊型摺疊機就嗶嗶響起,他連忙翻開手機時就看見螢幕上映著這樣的字。
  他嘆了口氣,沒有回撥回去。
  後來想起來他都覺得那是第一次判斷得如此錯誤。

  好冷,他想,就像是隊長用奇怪的腔調在他耳邊說出。
  好冷啊、井鶴。
  耳語著搭上他的肩膀。

  然後從按出訊息的手指、雙腕、手臂、肩膀,一路到肺葉鼻腔,全都生冷。
  記憶成為焦土,而他總被凍壞。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What's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