プルメリア

daydream

about 「0mm」


 成書時沒辦法好好說話,在活動結束後還是想來談一點關於這本作品。
 嗯,HQ fanbook是第三本了,好厲害啊(各種意義上的。)





 決定要將這些陸續寫下的小短篇們集結成冊時,還沒有想到最終寫出來的會是這樣子的故事。必須承認是在寫作時才開始認真思考關於黑尾以及他如何處理自己需求的這些事,並且越寫覺得越挫折,好像不認識他。
 但也是越寫越喜歡他。
 我想一直都是這樣,先是不認識、去思考關於他的事、去寫下屬於他的故事,然後才發覺自己真的很喜歡這樣的人。


 「0mm」裏頭收錄的第一篇「prologue」,就是我第一次提筆寫下關於黑尾的一點事情。
 不過與其說是關於黑尾的事,倒不如說是以月島的眼光去好好審視這個有些捉摸不定的男子(是啊他十七歲時就讓我必須稱之為男子,而月島則到了二十幾歲都還是少年。)

 「月に笑う」是新寫成的,內容是關於二十歲的黑尾與他窩囊的戀愛形狀(。
 說起來這篇才真的是針對黑尾的事情去想,於是寫得很瑣碎、拖得很長,一直都寫不完。一直很喜歡的大概是黑尾的個性裡那種隱藏在輕浮之下的誠懇以及溫柔,還有一些不善表達的笨拙的部分。裡頭寫了一點夜久,算是一點小小的私心?我非常喜歡能夠精准地踩到對方短處的黑尾與夜久,如果之後有機會將心裡的灰夜久故事寫出來的話,黑尾會以報恩的形式也去點醒夜久的XD

 第三篇的「right now」,是個開始寫黑月沒多久之後就有了雛形的故事。內容是有關於黑尾的躑躅與月島的不耐於是果斷行事。我想月島也很清楚黑尾的猶豫不定都是以自己的方式在珍惜著自己,但他就是氣不過XD
 不過這樣是很好的,很好的,反正總是要有人先開始行動。

 「素直になれなくても」,直譯就是「即使無法變得坦率」,而通篇也環繞著不夠坦率的月島打轉。
 可是這樣的月島看在黑尾眼裡又是極為讓人憐愛的,在寫作這個故事時我老是想著天哪黑尾你就是太寵他了,可是,又覺得還好有你用這樣的方式在寵他。
 寫到最後又有些偏離主題,但我想應該是沒關係吧。只要他們能在彼此身上找到自己想要的、給予自己所有的,並且感到快樂,這樣就好了。

 「When it rains, it pours.」是個想寫了很久卻又一直找不到對的機會寫的故事,說起來很奇怪,還未寫下時想了一百個關於這個故事的橋段,一提筆又都不一樣了。
 書名借自一穂ミチさん的ふったらどしゃぶり,一旦下來,就成滂沱大雨,想來形容這兩人的關係也是極適合的:想見面的時候只要見了一眼,就無法停止想要觸碰、要更進一步地貼近彼此的欲望。於是雨就下來了,下起滂沱。

 再來是已發佈的「body talk」,在書中收錄的版本為了時間軸的連貫遂加上了當初匆匆寫下時缺少的來龍去脈,但我想原先的版本也並沒有缺少什麼。
 「body talk」與差不多同時期寫下的「right now」有著相去不遠的概念,大概是對於黑尾對他的過於保護感到氣惱的月島所作出的反擊。我非常喜歡本篇中研磨與月島的相處方式,雖然沒辦法細細寫下,但他們在彼此身邊是舒服的,想來是黑尾最緊張(笑

 最後是「ache all over」,寫了這麼多以後,依舊是最喜歡的一篇。
 本篇不需要什麼解釋或者贅述,我只能說那裡頭包含了我對這兩個人最初直到現在的想法與祝福,一切都會好的,會很好,毋需擔心,即使有時還是有些寂寞。預購特典順著時間軸寫了接下來的兩篇小故事,在那裡頭他們兩個已經維持著一種更為安定的狀態,我想那應該就是屬於生活的美好。



 全書的時間軸從現在(高中生),到考上大學、畢業,直到兩人開始工作;兩人的關係也從微妙漸漸改變,互相試探直到最後可以好好地在一起,想起來是很好的。
 如此也大概寫進了一些自己人生的縮影,尤其是無法應屆畢業的這一年,思考這些的一切都有些彷徨。這大概也是為什麼在寫作這些故事時我會想要逃避而無法下筆吧XD,但無論如何,能夠把這些故事都寫下來,真的覺得非常慶幸。
 在這裡要特別感謝幫忙校了稿的阿榕,在我甫寫完還感到有些彷徨無措時阿榕跟我說,故事裡的兩個人感覺很幸福。對我來說,就像是幫我打了鎮定劑一樣。還有在我低潮時給予安慰的東東跟兮兮,以及不離不棄的茶、jin跟姐接,謝謝你們在深夜陪我說垃圾話,安撫我驚慌得荒唐的心緒。
 我知道我的個性很糟,脾氣很壞,甚至無法當個溫柔的人。這樣的我可以得到你們的愛已經覺得很幸運了,很幸運、很感激,何德何能我能擁有你們在身邊呢。


 末了仍要說心裡話。
 今年是我開始寫作的第十年,花了十年,我總算比較找到了自卑與自信之間的平衡。我想今後還是會一直寫下去的,只要仍有那一兩個人願意花時間讀、讀得懂我的心的,那麼我就會繼續寫作。

 深 20141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What's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