プルメリア

daydream

【3/8】2014網球王子only「Season For The Prince」場後

 
 
反正全部都是流水帳。
 
 
活動結束的隔天我睡到下午五點(咦
第一句就用這個起頭好像有點誇張,但從二月底開始的幾個星期真的前所未見的忙碌,除了稿子跟學業之外尚有打工,行程排得滿滿的稍一不小心就會全數毀壞,真的是個崖っぷちギリギリ的狀況。
如同各位所知的在場前兩星期左右的時候我的電腦無預警地宣告退休,稿件音樂什麼的來不及備份都隨著死去。於是282本「同棲生活」的7000字稿件全數消失,救都救不回來。

還好這次的本子都早早請了朋友幫忙畫封面,以至於後期在寫稿時能無後顧之憂地專注在寫作之上。
手塚/不二本「Frozen Tears」是2008~'12年間寫完的舊稿,順了幾次以後就請阿花排版,很快就脫出。比較麻煩的是這次的跡忍短篇結集「Stay Gold」,除了18000字的舊稿之外尚有加筆的預定,彼時寫得不是非常順心,標題內文一再修改,一度還先放置不理想著寫完282再回頭看能寫多少吧,結果反而在稿件遺失之後全心投入就寫了快12000出來(笑

說起跡忍啊,好像就有無數的事情可以從胸中傾倒而出。

還是先說活動當天的事好了,趁這些記憶還在腦子裡的時候整理一番,否則以我老人家的腦袋下一刻又要忘記了(欸
一早到達耕莘的時候離約好的十點已經有些遲了,同攤的夥伴們都還沒到齊,倒是在門口先遇見了小望。在等待的期間跟小望聊了不少,雖然知道晚上還有班但還是陪我等著凡子跟悠真是太好心了,希望後來你沒有等很久XD
總之在一個同攤的朋友們都大遲到的狀況下和隔壁的Vivi一起先進了場,老實說價目表跟桌巾都不是我負責帶的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好先包起了見本XDDD
在那一刻有好深好深的感觸啊,三年半前,在同一個場地,那時的我們是什麼模樣?
老人家的感懷時間暫且不提。

凡子和悠出現在門口的時候離開場已沒剩下多少時間,很快地把桌巾鋪上之後就聽到廣播要開放入場了,當下全場是一片哀嚎啊XDDD
開場之後沒過多久馬上就有讀者前來購書,但那時手忙腳亂的只好請她稍等一下真是抱歉啊QQ
也忘記要拍一下攤位的速報,明明桌上有這麼多東西的!總之是個兵荒馬亂的狀況(哎

期間大家經過的時候我們都一直在攤位裡大聲嚷嚷XDDD 好像小型同樂會喔,攤位正後方剛好也是月さん的攤位,開場後不久先送上了本子也跟月さん小聊了一下,真的太巧了可以這樣轉過去餵食講垃圾話XD
月さん的合本也好美喔拿回家還沒有時間看QQQQ 等有時間會好好坐下來看完寫個心得的>在攤位上的時候咖啦也帶著謙也小卡過來了!!!!抱歉我好像個神經病一樣也沒有什麼謝禮可以回QqQ!!!!!!!!一直都好喜歡喀啦畫的謙也喔,對了之前也買了咖啦的山月本而且還是買了之後才後知後覺發現的,我好障啊(離題

昨天也一直遇到staff的銀河、弛弛跟小幸,跑出攤位的時候也一直抓著小幸不放我瞬間覺得自己真是在實踐忍足逮捕的最佳示範XDDD(還好前面有凡子擋著(欸
不得不放一下昨日最廚:


不知道膝蓋看到還滿意否(膝蓋:欸
只要兩位聯袂來到攤位上都是這樣啦XDDDDDDDDDD 拍銀河跟弛弛的時候月さん還隔著攤位轉過來拍XDDD 真是謝謝這些實現我心願的朋友們(沒有找到跡部跟忍足來拍一下真是失策啊(?

也抓到了這幾個人wwww


拍晃到了(咿
吼超壞的都不跟我說要出出害我看到差點哭出來Q/////////////Q 好久不見的俊森巴咖(右至左(?
真的好想你們喔太喜歡了QQQQQQ 還被我強迫拍了這個(甚至把小幸抓過來拍(欸


喜歡你們QQ 之後再出來玩QQ

對了昨天海帶也久違地出現了(!
有點久沒看到海帶了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海帶我都好緊張啊語無倫次的(??????
海帶的謙也還是很おおげさ(欸),帶了很多可愛的小道具什麼的,真喜歡啊~
並且維持一貫的惡口真是喜歡(?

由於本子帶的數量沒有很多,中午的時候塚不二本差不多就完售了,跡忍本也是到兩三點的時候賣出了最後一本的扣打(咿
反而是慈忍無料沒什麼人要帶走QQ 好傷心啊QQ 凡子跟我說我放的方式大家都不會發現是小說無料但我覺得是cp錯了所以沒人要拿(欸
凡子的攝影集也是量少所以很快就賣完了,悠的夾子則是到最後賣完貼掉的越來越多,有些忘記貼掉還讓客人以為有剩真是太抱歉了QQQQQQQQ
總之非常謝謝大家對夏3的支持與愛護,大概兩點的時候我跟悠就想收攤關門跑出去玩了喇XDDD(喂

對了說件小軼事,凡子跡部去逛攤的時候逛到一半跑回來攤位上借了兩百塊XDDDDDDDDDD
你是跡部耶到底在幹嘛XDDDDDDDDDD(人一走我跟悠馬上往兩邊攤位宣傳:跡部逛攤都不帶現金啦都帶黑卡發現不能用才跑回來借錢(x


老人家記憶體有限大概現場的事就寫到這裡了,後續的晚餐時間跟Vivi聊了很多生活的事,真的很開心。要不是太睏了還要趕公車真的很想跟大家待在一起更久一點,好喜歡大家。



以下說刊物的事。
(放張拿到的時候拍的速報以示(????



塚不二塚本「Frozen Tears」是個我高中寫了開頭之後就放置的故事,直到'12年才斷斷續續地寫完。
之所以會往下寫都是托了學妹ちる的福,這次印書之前本來想要在扉頁寫上for ちる的,結果一個忙碌起來就忘了。若非ちる跟我說想要往下看大概我也就一直把它放在那裡了吧,但能夠好好把它說完真是太好了,真的非常感謝。
封面也是高中同學膝蓋幫忙畫的。其實在多年前我有問過膝蓋如果有一天要出塚不二本能不能幫我畫封面,那時她也跟今年一樣很爽快就答應了,然後就是這張漂亮的封面,真的除了感謝之外沒有第二句話。
由於倉促地把文本排完,也忘了在裡面加上寫作時間得註記與後記,總之在這裡寫下,如果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都可以告訴我:)

再來是跡忍本「Stay Gold」
不得不說我私心在這本上放得比較重,除了這是過去的短篇集結之外,今次加筆寫下的兩個短篇+開頭的序曲都是我傾注了所有心力去寫的,希望各位可以喜歡。
身為向來比較小眾的跡忍派,必須說在寫作的時候除了自己的喜好之外壓力也是有一點大,尤其是這次要印出實體又更有壓力了。該如何寫出即使是忍跡派的同好也能夠認同的這兩個人呢?又或者,我筆下的兩人會否跟大家眼裡的充滿太多差異,種種。
主要擔心的還是有否將忍足寫得太弱吧。不得不說自己也有所自覺,雖然我總是覺得眼裡的忍足是那麼帥氣而好的一個人,寫下的時候卻總在描繪他的優柔寡斷跟矛盾複雜,真的覺得很抱歉啊。
而寫跡部的時候又覺得更困惑了。身為忍足的飯在書寫跡部這個人的時候,究竟要放下多少感情去寫?跟友人聊著的時候說著:其實我也沒有特別喜歡跡部啊,也不是說不喜歡,但也就是這樣而已。結果卻被說了:但是你筆下的忍足是真的很喜歡跡部啊,喜歡到了我都覺得是你在喜歡跡部的感覺。
而忍跡派的友人凡子也不斷跟我說我筆下的跡部非常帥氣,她很喜歡。老實說我真的非常訝異並且感謝凡子,總是願意看我寫跡忍的故事(並且是R18(咦
總之在這種戰戰兢兢的狀況下還是把這本總長30000字的刊物給繳交上來了。

在這裡說或許有點那個,書名的「Stay Gold」大概是我對這兩人的期許吧。
希望他們能夠永遠保持這麼好的模樣。



說得太多了有點矯情,還是在這裡打住好了。
這裡是這場only的刊物感想募集,如果有讀者已經看完裡就麻煩幫我寫一下吧,真是太感謝願意購買拙作的各位了。

如果還有下次的only,我大概還是會這樣奮不顧身地跳下去寫吧。我所能給予的只有這些故事了。
Thank for everything.





2014.03.10 臺北

Comments

格主你好~資深跡忍控一枚,網上亂逛的時後突然發現這裡,看兩年前的流水帳看得很開心,忍不住冒個水
沒能跟到"stay gold"的發行有點傷心,想當年也因故與某墮大人的"親愛的"擦身而過,無比遺憾,話雖如此,知道仍有人為跡忍的幸福努力,實在很欣慰
格主是以前在鮮網有開專欄的那位藤井森嗎?如果是的話,請接受我的告白吧XDDD

2016.02.22(Mon) 13:58       Saby さん   #-  URL       

Post A Comment

What's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