プルメリア

daydream

【菅影】愛鳴る方へ

 
 
愛鳴る方へ/菅影
 
 
 
  影山的頭上有兩個旋。
  偏左的那個藏在髮流裡稍難辨識,另一個則較為明顯。瀏海乖巧地蓋在眉毛上端,睫毛落在下眼瞼的陰影像把弧扇。

  菅原看著熟悉的睡臉,不禁輕易失笑。
  在他的面前影山不知怎麼就是容易睡著,大抵就像是容易讓人放鬆的環境之類的吧。自己跟影山獨處的時候也不知道為什麼很輕易就會說出真心話,想來也是沒有人能夠對影山說謊的緣故。
  影山、這個孩子,他想著的時候都會覺得暖了起來。對別人誠實,對自己亦不說謊;當影山說話的時候,會直直地看進眼裡。
  然後就像是,將真實的自己攤在了陽光之下一樣。

  菅原覺得,這樣的影山總是惹人喜歡的。
  他試著伸手撫過影山的髮稍。勾起額前的髮絲時,影山像是有些吃癢地皺了皺眉,菅原忍不住輕輕地笑了出聲。他再度揉了揉影山的前髮,這次稍微施了點力道。
  於是影山就如同他預料中的一樣慢慢睜開雙眼。
  啊、他在那瞬間有些恍惚地想:

  就像是一隻沉睡中的小老虎緩緩地甦醒了過來。


  「......菅原學長?」
  「嗯。」
  「我又睡著了。」
  影山像是有些赧然地揉了揉眼睛。

  「沒有關係。」
  菅原笑得連自己都覺得有些過分。
  像是揉雜著靦腆和困擾,影山垂下了雙眼,平時總是釣著有些兇狠的眼神在此時非常溫順。菅原想是只有他能夠看到影山這種表情吧、忍不住將掌心觸上了他的臉頰。
  他時常覺得,影山似乎有種將他的所有都能引出來的能力。包括自己從來都沒有發現的那些情緒波動、小小的優越感,還有對於眼前的這個少年總會湧出來滿滿的憐愛。

  「影山、來接吻吧。」
  他像是提議,卻又不給異議的機會。捧住影山的臉頰將他往自己的方向拉過來的時候他順勢瞇起雙眼,影山在這種時候總會露出慌亂的表情,而他從未遺漏從兩耳開始向雙頰蔓延開來那股窘迫的微紅。菅原在嘴唇相碰的時候將手掌滑入影山的髮稍,那麼墨黑色的髮絲在他的手指之間像是混雜著彩虹的似地,當他碰觸的時候,總會染上不同的色澤。
  影山在接吻的時候總會掙扎似地緊閉雙眼,卻又毫不反抗地任他加深明明是輕柔如水的吻。

  菅原十分喜歡這樣子只對他溫順的影山。
  就像是、呼喚著他就會趕到身邊似的。

  「影山。」
  他在唇瓣分開的時候低聲呼喊他的名字。影山睜開了雙眼,向他看時睫毛眨動著十分困惑的樣子。

  「我喜歡影山對我毫無防備的樣子、好像非常喜歡我的樣子。」
  「......是。」

  是、我喜歡學長,非常喜歡。影山低著頭,卻抬起了雙眼好好地看向了他。
  唯有這種時候他總是覺得要被他的羞赧給渲染一樣。

  菅原笑了開來,將雙眼都笑了彎。
  彷彿用全身的力氣呼喊著喜歡他一樣、彷彿是,只要他伸出手他就會投入他的懷抱那樣。
  彷彿當他喊出他的名字,他就會對他展現全部的他。

  他將手臂向他伸出,他就會順從地走了過來;菅原想他總是可以將他毫無保留地納進懷裡。

  然後、他也垂下了眼睛。
  當影山在他的懷裡時,那就像是,他已經得到了最珍貴的一切了。



//
記:
偷用哀斗的歌當篇名,每次當這首歌響起我都會想到這兩個惹人喜歡的少年。
菅影日快樂!!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What's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