プルメリア

daydream

【影+菅】白昼夢

 
 
白昼夢/影+菅
 
 
 
  他以為是白日夢的延續。

  影山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景象不是自己折起來當作枕頭的手臂,而是柔軟的顏色。他眨了眨眼,過了半晌才反應過來,趴在自己身旁睡著的的確是菅原學長沒錯。
 
  「學長?」
  他有些遲疑地試著喊了一聲。

  菅原像是沒有要醒來的意思,僅只換了個姿勢繼續伏身睡著。影山覺得有些沒來由的慌張,卻又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只能注視著將臉埋在手臂之間的身影幾乎是發愣著。
  他還記得菅原學長看見他的國文試卷時一臉困擾的表情,那時日向應該也還在他旁邊一同接收著來自學長不可思議的大喊——天哪你們怎麼可以讓成績低成這樣?知道沒幾天就是集訓了嗎?然後就是隊長跟菅學長來幫他們輔導作業,途中隊長似乎有事先離開了,就剩菅學長一個人盯著他們。然後、然後......,啊、日向先做完習題就走了。

  然後就剩下他跟菅學長。
  故事倒帶重播完畢,影山好不容易才釐清了情況,卻怎麼都無法理解為什麼菅學長會趴在自己身邊睡著的這件事。
  菅原彷彿睡得極為安穩,呼吸聲十分平順;伏著的臉藏在臂膀中看不清楚,後頸卻從淺灰色的髮稍間露出得毫無防備。仔細一看,菅原的皮膚在日光燈下十分白皙,比之他肩膀也小了一圈。影山此時突然覺得眼前的人少了平時讓他感到壓力的學長威嚴,僅僅是與他差了兩歲的男孩子而已。

  (但是,沒有錯的、)
  (這是菅原學長。)

  他重新審視了一圈,午後的陽光被窗簾遮著沒有直接照進室內,卻還是在菅原學長的背上留下了分明的光影。攤在桌上的習題做到了最後字跡已經歪斜扭曲,旁邊用鉛筆圈著的大概是學長的字跡圓潤卻有勁力,跟這個人明明十分相似。
  影山記得自己被習題搞得焦頭爛額時,這個人卻絲毫沒有厭煩,十分耐心地從旁指正他的錯誤的樣子。明明在一開始看到他的考試成績時那麼驚慌失措,那樣臉色發青又發白的,結果適應力卻異常的高。

  (雖然慌亂的時候也十分有趣......,不、是很嚇人才對。)
  (然後、睡著的模樣也是。)

  …...十分嚇人啊,他幾乎是反射性地抿起了嘴。
  不是不是、是讓他覺得難以反應而已。畢竟是那麼毫無破綻的菅原學長,竟然在他面前安然地熟睡,像個孩子一樣。

  想著心臟好像就又加速了起來。
  影山其實並不覺得菅原學長讓他覺得恐怖,畢竟中學時期就先遇上了頂頂有名個性惡劣的傢伙,加之高中剛入學的時候就從主將那裡嚐到了不少的苦頭。與這些相比,菅原學長是很溫柔的。
  但也很不易摸透。影山回想起來,菅原幾乎都站在主將的旁邊,在主將一臉嚴肅的時候微笑盈起滿臉。像是安撫著大家的情緒,而效果的確顯而易見——只要菅學長在的時候,空氣間通常都洋溢著輕鬆的笑語。而當大家喧騰著一片的時候,他偶爾會發現,菅學長笑得更開懷了。明明都是笑著,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不同的表情呢?影山有的時候覺得,菅學長是個不可思議的存在。

  「......啊、影山已經醒啦。」
  他眨了眨眼,後覺地發現剛才還睡得香甜的人已經撐著上半身醒了過來。菅原的頭髮比平時又更凌亂了些,熟睡過後的臉上印著睡痕,還伸手揉著惺忪的雙眼。影山半是驚恐地在椅子上正座了起,然後看著眼前的人毫無芥蒂地伸起懶腰。

  「真是的,既然醒了就早點叫我起來嘛。」菅學長露出了像是不好意思的笑容,然後,伸手好像習慣性似摸了摸他的頭。
  在一霎那間,影山突然覺得這個觸感十分熟悉。他猛地抬起臉看向菅原,卻只接收到了帶著幾分疑惑的微笑。

  (喂、影山?睡著了嗎......)
  (......真拿你沒辦法。)

  他的腦袋裡迅速跑過了菅學長笑得一臉無奈地伸出手來的模樣。

  啊啊、是這樣的,他又低下了頭。
  從他的位置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菅原的髮旋,明明是從中間梳開分線的,卻還是可以看得清楚從哪邊開始分開了髮流。
  哪裡開始是白日夢的延續、又從哪裡開始掉回現實,好像已經無所謂了。

  菅學長摸著他頭髮的時候,大概也想著一樣的事吧。


fin.//
新刊試閱之二(x
好像還差一點就能抓住那個微妙的平衡了、好焦慮啊。

那麼我去考試了嗚T____T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What's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