プルメリア

daydream

【影+菅】虹

 
 
虹/影+菅
 
  他有時候想著是什麼時候開始的,那個少年的身影,就那樣從球場上被他收在了眼底。


  天空是不透光的灰色,雨下滂沱。
  菅原站在廊下。

  考試週不用練球,中午放學的時候他下意識地覺得會跟大地一起走,就將傘借給了班上的女孩子,沒想到自己卻被班導給找了過去。大地有些擔心地看向他,他則揮了揮手要他先走,露出了一如往常的笑容。
  一進辦公室,老師讓他拉了張椅子到辦公桌旁。他有些困惑,還是順勢坐了下來。
  辦公室的窗子半開著,窗外的雨沒有要停歇的跡象,濺進窗台裡弄溼了空氣。
  恍惚間他感到四周呈現真空,老師說出的那些帶著擔心的嚴厲字句分明讓人疼痛,其實一句句都聽得太過清楚。

  所以他站在廊下,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前行。
  雨勢沒有要轉小的跡象,跨出一步,就是溼透。

  「學長?」
  他以為自己聽錯了,卻還是轉過頭去;影山站在鞋櫃的陰影裡,有些困惑地看著他。菅學長、又叫了他一次。
  「啊、影山,怎麼還沒回去?已經放學了喔。」
  「剛剛留下來打掃......。」影山拘束地低著頭說。

  這個學弟在他面前好像總是有些緊張,手腳不知道該怎麼張擺。菅原於是又笑了起來。
  大抵是笑容總有一點撫慰的作用,影山小心地走到他的身邊,他不用抬起頭來,也知道影山和他一樣鬆了口氣。並著肩時很自然地傳來溫度,和平常站在大地或是旭身邊的時候又有點不同;他只是看著傾盆似的大雨,卻無端安心起來。

  「......學長沒有帶傘嗎?」
  「啊啊、借給別人了。」
  他有些無奈地笑著。

  「那、要跟我一起撐嗎、」
  ……不嫌棄的話。學弟硬生生地補上了敬語,竟讓他有些好笑。
  「好啊,」他回答著。聲音歡快而沒有半點遲疑。「就走到商店街吧、我請你吃個包子,順便跟教練借把傘。」
  「是!」學弟聳起了肩膀大聲地說。

  於是影山撐起了傘,雨就被擋在他們的世界之外。
  他的步伐比影山小,一起走著的時候必須要快開大步;大概是冬雨總是會讓人不覺顫抖,他走在影山右邊,肩膀自然地又碰在一起。跟在球場上的影山比起來,穿著制服走在身邊的影山顯得更嚴肅一些,即使在打球時,影山也是全神貫注的,但與此時緊皺眉頭的樣子比起來大概還是輕鬆不少。
  他想,影山終究是個十六歲的少年。

  「菅學長、」
  「嗯?」
  「那個,冬季聯賽就要到了、」
  「是啊......。」

  「聯賽結束之後,學長們就真的會引退了嗎?」
  「啊啊......。」
  歎息瞬間衝出了口,他不由得停下了腳步。

  發現他停了下來的瞬間影山也有些錯愕,忙不迭地往回退了兩步,重新將傘遮住了他。他的右肩已經溼了,左肩也沾染上了雨的顏色。
  影山看著他的眼神有些慌張,他抬起頭。
  才發現是這麼近的距離啊。

  「這也是由不得我們的事啊。」
  他知道此時的微笑決不好看。

  「......如果中學的時候就遇到學長、」過了半晌,影山才吶吶地說。菅原知道他被跟誰擺在天秤的兩邊比較,但這種時候只會更加無端懊惱。
  「那麼你現在就不會是這麼厲害的了、不是跟著那個人學習過來的嗎。」
  影山幾乎是不願意地噘起了嘴。

  「但是我更想跟學長一起打球。」
  那樣倔強的聲音說道。
  就足以讓他的心軟化。

  「......走吧、都要淋溼了。」
  他輕輕觸上他的肩膀,伸長了手臂有些疼痛。影山順從地低下了腦袋,像是要任他撫摸似地露出了頭頂的髮旋。菅原突然就覺得上一秒的煩悶在此時此刻都消失得乾淨。

  在坂之下商店的屋簷下把傘收起來的時候,雨已經逐漸轉小,卻仍然綿密不絕。看到他們兩個聯袂出現時,烏養教練露出了幾乎可以說是詫異的表情。
  「沒想到你們兩個感情這麼好啊?」
  「這不是可愛的學弟嗎,教練也真是的。」
  「哈哈,說得也是。」

  菅原忍不住一起笑了出來。站在一旁的影山像是有些困惑,不敢隨便加入話題。他於是從書包裡找出錢包,卻被教練擋了回來。
  「難得你們兩個一起來,這次就算我的吧。」
  一邊叨念著再多幾個可就吃不消啦、一邊把熱騰騰的肉包用紙袋裝好遞了出來。影山大聲道謝,弄得他又忍不住莞爾。

  最近,菅原覺得自己多少可以分辨得出影山的情緒了。在說話的時候肩膀僵硬是拘謹、嘴角噘起是不服、雙眼發亮則是高興;初見面時他原以為是個倔強難搞的傢伙,卻意外地是個坦率的孩子。並且眉間逐漸都不那麼緊皺了,舒坦的表情亦多了不少。
  但果然還是在球場上的表情最痛快了,他想,打球的時候總是那樣閃爍著光彩,那就是影山站在球場上的魅力。

  菅原覺得,不管過了多久他還是會被那樣的光彩所吸引;不管幾次都會喜歡上站在球場上的這個少年。
  此刻影山就坐在他的身邊,吃著包子也極度專心,那麼毫無旁騖的樣子。
  他就忍不住想要對他微笑。

  「今天麻煩你了。」
  「不、不會!」
  影山嘴裡的東西還沒嚥下,慌忙地回著話就嗆到咳了起來,他忙拍著他的背,卻還是被逗得大笑起來。教練有些不耐地扔了瓶水過來,他幫著扭開瓶蓋的時候還是止不住笑意。
  「你太緊張了。」
  他揉著他的後腦溫柔地說。

  影山要回家前向他鞠了個躬,也向教練點頭道謝。他站在商店門口,笑著目送他離開。
  雨還未停,淅瀝著已轉成小雨,天色卻比剛才亮了起來。
  「你還真是個堅強的人。」
  教練摸著下巴喃喃地說,他將雙眼瞇成了彎月,沒有直接回答。

  隱約可以看到彩虹,在天際線上,好像一瞬間就要消失。
  可是那分明映在他的眼底。

  「我只是也很喜歡跟影山一起打球。」他笑著輕描淡寫地說。

  啊、應該要告訴他的,菅原有些懊惱地發現。他搖了搖頭,將從坂之下商店借來的傘往天空撐了開。他也知道自己已屆抉擇的時刻,即使不管是哪個選擇都會讓他疼痛,他也知道必須要往前走的。
  然而,他還想要再躑躅片刻。
  只要還能站在球場上,或者,站在離球場最近的那個位置,他想此時此生,他願用一切去換取那個可能。

  去看著那個少年、站在球場上的每一秒鐘;就像是他站在那個位置上一樣。
  而少年的背影,一直都如此耀眼。



fin.//
預計會收在新刊裡面。
至於新刊,還在天窗裡(咿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What's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