プルメリア

daydream

【青黃】於是世界從你的顏色開始鮮明了起來/中

 
 
キミに染まれたら/青黃
 
 
 
 5.
  把回憶喚醒是如此容易,要陷入夢境卻是那麼困難。
  他很快地放棄計算自己究竟失眠了多少個夜日。

  原先以為那是很輕易地。
  青峰知道自己並沒有完全遠離,踏上球場隨時都像是上一秒鐘的事情。走進體育館的時候,他可以感受到背脊與運動服之間起了微小的靜電。運球的時候球體表面摩出的熱度;奔跑時鞋底擦出聲音,沒有什麼是不熟悉的。從剛開始到現在,他並未曾後悔。
  甚說是自傲的,往籃筐扔出的每一球都是如此確實,像是對於過去那些日子深刻的證明。
  只是前些天他險些就要忘記。

  那是一片永晝無眠的深海。
  青峰回過頭時,看不到身後有任何身影。

  就連原先以為會跟上來的人都消失無蹤。


  青峰是喜歡籃球的,毋庸置疑。
  青峰卻也害怕著籃球。
  他在心裡哼了一聲。


  他們從在夏天那場球賽過後就斷了連絡,就像風箏從線圈上掙脫之後消失,他甚至懷疑起是不是那之前的黃瀨都是幻覺。
  還是他才是幻覺。
  黃瀨的存在像是泡影,而他幾乎要忘記。
  他就要消失在深深深海裡。

  他幾乎要以為他們不會再見面。


  事實上並不是那樣的。
  青峰知道只要他們都還在賽場上,總有再次碰面的那天。

  他其實知道他們不像自己以為地那麼了解對方,他們所看到的或許是在球場上的所有動作引起的微小塵埃,但他仍然不會了解那顆金黃色的腦袋裡都裝滿什麼古怪。
  就像是黃瀨輸球時露出那種不甘心表情,壓抑著苦澀卻還是流下眼淚。
  他從來不知道這傢伙的淚腺那麼發達。

  一開始的黃瀨也不過是那麼吊兒郎當地出現,隨口輕浮地幫每個人加上暱稱,他幾乎是下意識地就把手裡的每一樣東西(通常是那顆籃球)如一地砸上那個讓人困擾的腦袋。
  在他的認識裡不過如此,後來才發現他單純得可以,還有不服輸的個性。


  直到此時仍然。

  是以,當他一回頭發現黃瀨還狼狽地坐在那裡的時候,青峰想著自己仍然藏得很好。
  儘管他還是輕易能被動搖。


  喂、你不會以為你不追上來我就會覺得落寞吧。


 6.
  他看著橘色球體在空中劃出一道長虹。
  然後擊中籃筐落空。

  「喂,哲你的射籃還是亂七八糟。」
  他忍不住出口吐槽。投了七八顆球都無法進筐的黑子哲也本人轉過頭來用那無機質的雙眼看著他,似乎是想要說點什麼的樣子讓他忍不住懷念了起來。

  「請青峰君不要小看我的努力。」
  「我可沒那樣說。」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答應下了早就拆夥的前夥伴陪他練著基本中基本的射籃並且一練就是好幾來天,青峰有些無聊地把手插進了口袋,一邊想著的時候覺得哲這傢伙果然有抓住他人弱點的討厭能力啊。
  眼角所及的黑子將球托起、瞄準籃筐的表情卻又是那麼認真。
  他沒來由地對於轉過身去的動作有了些躊躇。

  「......青峰君、」
  黑子把球送出去前回頭看向他。
  「怎麼?」
  「失眠還沒有好嗎?」

  「......啊啊。」

  籃球落到地上,彈起的力道沒有很強;青峰筆直地看向籃筐。

  「多久了?」
  「不知道、沒有算。」
  「是嗎......。」

  「我覺得很困惑。」
  將整個身體轉回來面向他時,黑子抬起頭說。
  青峰把他的身影收進了眼底,收著下顎的時候有些不快,卻仍然沉默傾聽。

  「我原本以為只要打敗了青峰君,你就可以重新對籃球感到喜悅。當然並不是說現在的青峰君的做法完全是錯的,只是我個人認為那時候會笑著打球的青峰君非常耀眼。」
  黑子看著他的時候,眼睛裡有夕陽的色澤。
  「對於籃球並不熱衷的青峰君,讓我覺得非常痛苦。因為在那時候是你讓我不要放棄的。」
  「哲......。」
  「當然,我能夠像現在這樣跟青峰君對話,很大一部份也是要感謝火神君的。」

  那個眼神十分堅定,就像是在球場上時一樣。
  青峰忍不住別開了眼神。

  「......我也很感謝那傢伙。」
  「我會轉告火神君的。」
  「看不出來你這麼多事啊。」

  黑子微微笑了起來。他又看著他投了幾球,也不是那麼亂無章紀地,只是碰著了籃板卻總是往反方向彈去。
  偶爾會進個一球、然後又再落空。幾天下來一直是這樣,雖然也不能說命中率完全沒有提高......。

  「你果然還是給我專心練習吧,少抬槓了。」
  「青峰君真是臉皮薄呢。」
  「喂!」

  他不是很認真地吐槽著,看著他又投起了球。
  直到天黑他們才想到要結束訓練,黑子從包包裡拿出了水瓶,一邊補充著水份又抬起頭。

  「還有一件事想請教青峰君。」

  「喔、說吧。」
  他無所謂地點了點頭。

  「I.H.的四強賽,誠凜有去觀戰。」
  「......」
  「那時候的青峰君,為什麼沒有進入zone呢?」

  「......那又不是想要進去就能進的。」
  他淡然地回答。

  「是嗎。」
  黑子盯著他看,平靜的臉上寫著大大的不信,卻沒有再說些什麼。
  街燈亮起的有些遲了,唰地一聲照亮了球場的時候,他們的目光都隨之動搖。

  青峰別開了眼睛。

  「根本沒有餘裕去想到zone不zone的問題啊。」


  跟海常的那場比賽,他是說,跟黃瀨對峙的時候。
  連回想都讓他感到呼吸一緊。

  那時候。

  光是他站在面前的這件事,就讓他沒有餘力去考慮任何事情。



tbc.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What's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