プルメリア

daydream

【青黃】rain stops and you left alone.

 
 
rain stops and you left alone. /青黃+火
 





  那場雨又急又遽,他險些要消失在雨裡。


  火神接到青峰說會遲到的電話時已經距離約好的時間不到五分鐘了,他嘟囔了幾聲還是搔了搔頭自認倒楣,誰要他找這種傢伙一起出來買鞋的。(但也不做第二人選,黑子在簡訊裡拒絕他時那樣說道。)
  有些洩憤似地他拿起手機大力地戳著螢幕,突然這時候來了簡訊。

  ——小火神在車站前的速食店嗎?

  ——喂、你怎麼會知道啊?好噁心。
  ——什麼啊,往外面看看嘛。

  火神依言抬起頭來,果然看到幾個月來的mail友在對街撐著傘對他揮了揮手。

 *


  黃瀨走進店裡時戴著口罩,直到桌邊才把臉露了出來。他擺了擺手讓他坐下,看到這傢伙臉上帶著明顯的餘妝時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你今天有工作啊?」
  「嗯,不過取消了。」
  往他對面一坐,黃瀨指了指外頭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天氣太差了啊。」


  待他去點了份飲料回來的時候黃瀨已經趴在桌上擺弄起自己的手機,他嘖了一聲提醒,黃瀨才重新好好坐了起來。
  火神有些汗顏,他不是不知道他像隻小狗怕寂寞,但對於睜著圓圓眼睛盯著他看的黃瀨他又覺得有說不出的恐懼(啊、是因為怕狗對吧。對吧?)

  「......所以說你今天的工作是在那邊的廣場發飲料給路人試喝?」
  「不是啦、是代言活動,代言!」
  黃瀨鼓著臉頰解釋著,但有鑒於他的語文能力與他的語彙都是如此缺乏,比劃著手勢的模特兒大人很快就放棄了說明。

  「倒是小火神好壞啊,跟小青峰約出來都不找我。」
  「什麼啊,不是你自己行程太滿害的嗎?」
  絲毫不管坐在對面發出抗議的傢伙,火神皺著眉頭又繼續吃起這餐的第n個漢堡。

  「啊—啊、不過早知道就也不約那傢伙了。」
  「小青峰嗎?」
  「還有誰啊,早就過約定的時間了。」

  火神忍不住發起牢騷,卻看見黃瀨見怪不怪地嘿嘿笑著。

  「沒辦法嘛,下雨的話小青峰絕對會遲到的......,啊、平常也不見得會準時就是了。」
  黃瀨聳著肩膀補充道。

  「你啊......。」
  「什麼?」

  「真的很喜歡青峰耶。」

  他挑起眉說道,並且絲毫不懷疑黃瀨完全沒有出口反駁的意思。就如他意料之中,黃瀨點頭點得毫不猶豫,就像是他說他喜歡漢堡那樣乾脆。

  「那當然,小青峰是我的憧憬啊。」
  「明明就在那邊說什麼要放棄憧憬的、結果只是耍帥嗎......。」
  「誒——,因為小青峰真的很強嘛。」

  黃瀨又鼓起臉頰,比他還像隻倉鼠。


  「......其實我喜歡雨天。聽著雨水滴在地面的聲音時,出奇地會讓我很安心。」
  說著又在桌子上趴了下來,只露出一雙眼睛。

  「濕潤的感覺也很好,最好是能夠走進大雨裡淋溼......。」
  「那樣會感冒的。」
  「哈哈,也是呢。小火神應該也比較喜歡晴天吧。」

  「......沒有想過,不過雨天不能出門打球是很麻煩。」
  他老實地承認。

  黃瀨笑了起來,明亮的眼睛彎成了弧線,笑得露出牙齒。

  「真不愧是小火神,真的很喜歡籃球呢。」
  「喂、你是在戲弄我吧!」
  「沒有啦、真的沒有......」


  「不過要是今天沒有下雨就好了、或者待會放晴。」

  停下了玩笑似的笑語,黃瀨眨著眼睛說道。


  「放晴的話不就要回去工作了嗎?」
  他有些不解地問。

  「對啊。」

  黃瀨從手臂彎裡抬起半張臉,瞇起眼睛點了點頭。
  他還來不及反應那張臉又變成他不知怎麼形容的樣子。

  明明那麼寂寞。


  「不過小青峰喜歡晴天。」


 *


  在火神眼裡黃瀨就像是黃澄澄的布丁,又軟又滑。
  底層的焦糖既是甜蜜抑是苦澀。

  他忍不住要探問。


  「你為什麼都不告白呢?」

  被那樣直接地問道,黃瀨僅僅花了兩三秒消化,馬上又眨著眼睛像剛才一樣笑了起來。
  只是混雜了些難以察覺的歎息。

  「我真是忌妒小火神啊。」
  「哈?」
  「你看、你不會跟我一樣產生這種黏膩又沉重的情感對吧。」


  「——而且小青峰跟小火神打球的時候是那麼快樂。」
  「喂、」
  「我就做不到。所以說,沒有辦法。況且......」


  黃瀨露出了苦澀的笑。

  「告白的話,小青峰會很困擾的。」
  「怎麼會呢?」

  「小青峰那麼溫柔,要是告白了,他會很傷腦筋的。」


  那我又為什麼要打破長久以來這麼努力維持的平衡呢?
  明明知道怎麼追都追不上、卻又無法放棄;就算不斷地跌倒,還是想要爬起來再往前追著。

  既痛苦又快樂,這就是我的憧憬。

  要怎麼去說、說:嘿,我喜歡你喔。
  看著那張在球場上才會展露的笑臉時,我又怎麼說得出口呢。


 *


  青峰來的時候他已經把堆成小山的漢堡都吃完,跟黃瀨湊著頭打起手機遊戲。青峰倒也不慌不忙地,就把手上的包往黃瀨頭上隨便丟下。

  「啊啊!小青峰真過分,這樣我會變笨的!」
  「變笨就變笨,我倒要看看你還能笨到哪個地步去。」
  無視於黃瀨的吵鬧抗議,青峰轉了過來看向他:

  「這傢伙怎麼在這?」
  「喔,就剛剛突然跑來,我可沒約他...」
  「唔啊、小火神也好過分啊!」

  「吵死了。」
  青峰皺起眉頭,嘴角卻若有似無地上揚。


  「啊啊,雨都停了。」
  「真的耶——!」
  黃瀨睜大了眼睛說道。

  那是個非常漂亮的笑容,就像是看到了彩虹那樣,轉過來對著他們露出了大大的笑臉。

  「......啊啊。」
  青峰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


  「...哇、那我要回去工作了,小火神再見,謝謝你請我喝飲料囉。」
  「啊、路上小心。」

  他揮了揮手。


  明明放晴了,黃瀨走出店門還是撐起了傘。他看不見他的表情。
  眨眼就消失在人群之外。


fin.



//
四六醬的圖文交換寫的青黃w
本來寫著的是完全不同的故事,但昨晚把23Q動畫翻出來看的時候忍不住就想寫篇以小火神的角度看兩個人的故事(為什麼呢?

一邊寫著的時候想著為什麼要這樣呢,丟出一個個落空的單向箭號,這兩個人該怎麼辦呢......。不斷思考著的時候卻還是讓故事發展成了這樣(......)
嗯總之、我想,雖然是這樣的故事,黃瀨應該還是很開心的。
青峰也加油吧(外

(啊對了雖然感覺像是青←黃但其實這篇是青→←黃喇(並看不出來謝謝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What's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