プルメリア

daydream

【青黃】アオイキトイキ

 
 
 
アオイキトイキ/青黃
(R18/pwp
 








  青峰想著他一定是瘋了才會跟黃瀨上床吧,但是僅有一次也好,他對於完成黃瀨的這種願望不知道為什麼有著莫名其妙的使命感。

  於是黃瀨跪坐在他的床前想幫他口交的時候他沒有阻止,僅僅是皺著眉伸手按住了他的下顎。
  黃瀨抬起頭來,有些吃痛地瞇起了眼。

  ......你在想什麼呢。


 *


  黃瀨舔弄著他的性器,動作比他以為的還要有耐心,達到了不錯的煽動效果。青峰一邊想著一邊看著他的臉,表情那麼集中反倒有些好笑。他將手掌伸及黃瀨的頸後,緩緩撫弄著他的髮根。
  性器被黃瀨的口腔包覆著、像要塞滿那張嘴一樣。黃瀨不時需要把它吐出來張口休息,一邊抬起頭來看著他的反應。在四目相視的時候青峰總有種不妙的感覺。說起來倒不是因為技巧還是什麼,或許是黃瀨張開嘴的樣子太過搧情,他總覺得自己的情緒也隨之被點燃起來。

  就這樣讓他舔了一會,青峰把手指插進了那張嘴往旁邊一扯,強制結束了連第一回合都還稱不上的口交。

  「怎麼了、不舒服嗎?」
  「...吵死了。」
  不管黃瀨還小心翼翼地問著,青峰下一秒就把他放倒在他的床單上。

  「我可沒有時間陪你磨磨蹭蹭的。」
  他一邊解著鈕扣說道。

  黃瀨先是一愣,然後不小心就笑了出來。

  「這麼性急的話要直接插入也可以喔。」
  「你是笨蛋嗎?」
  青峰覺得自己火大的程度又提升了一些。
  「我可沒有玩性虐的嗜好。」

  脫去兩人份的衣服沒有花上太多的時間,他絲毫不顧是否會留下痕跡地在那張漂亮的頸子上。碰上黃瀨的側腹時,身下的人突然有些大動作地彈了一下。
  拿眼看的時候黃瀨卻很快地伸手遮住了自己的臉。

  「喂、把手放下來。」
  「不要。」
  「讓我看你的臉。」

  黃瀨含糊但很堅定地拒絕。
  青峰在心裡嘖了一聲,只是繼續手上的動作。

  黃瀨的膚色很白,這是之前就知道的。只是這樣的白皙染上欲求的顏色的時候,他才意識到那是皮膚很薄的緣故。彷彿看得見血液流過皮下的脈絡,他順著腰際摸上胸口。體溫比他以為得還高,心臟有些失序。
  就像是要把他震聾那樣。

  他幾乎是在那一秒覺得有些困惑,但更大的一些什麼就湧了上來。青峰放棄在此刻思考,於是直接碰上黃瀨的性器。他以虎口磨蹭著根部,果不其然聽見了黃瀨用力地抽氣。
  他對這種過敏的反應十分滿意,於是更加仔細地搓弄著手裡的分身。
  黃瀨扭動著身體,抓過了他的枕頭把臉埋了進去。

  青峰沒有想過黃瀨會有這樣的一面。不管是因為單純的快感而方寸大亂、或者被他觸碰出現這種過於耽溺的反應。在他的印象裡黃瀨總是很吵很煩人、對他緊追著不放,就像是永遠都會跟上來似的。
  可是現在他躺在他的床上,發出間斷的喘息跟軟膩的呻吟。
  連心跳都吵得要命。

  這可不太妙啊,他想著就忘了要控制手裡的力道。
  黃瀨突然夾緊了大腿,吸了一大口氣。

  精液四散在白皙而緊實的小腹上,他才發覺自己手裡的性器在解放之後稍微軟了下來。黃瀨從枕頭裡露出了半張臉,用想殺人似的眼神瞪了過來。


  喂、是你自己說要做的啊。
  他忍不住哈了一聲。


 *


  沾著精液做擴張的時候青峰才開始覺得自己在做蠢事。證明之一就是黃瀨依然非常緊張,他必須很小心地突入手指,才不會換來僵硬的抽氣聲。
  過程間簡直安靜到了讓他很不習慣的地步。他跟黃瀨幾乎很少就這麼安靜地待著,罪魁禍首就是那個做了奇怪要求的傢伙。黃瀨基本上都是吵鬧而煩人的,而他會就著他的話做出回應或者吐槽。很多時候他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並不好笑的笑話,那時候的黃瀨倒也是出奇地安靜,就像是對那種狀況很安心似的。
  青峰一邊覺得回想得很索味,仍然很有耐性地往深處探著。

  黃瀨背向他趴著,他看不見他的臉,但那片優美的背部線條倒是在眼裡收得很清楚。

  「...夠了。」
  「啊?」
  「我說、夠了。」
  黃瀨扭過半身,用鼻子哼出了聲。
  「拜託你不要溫柔地對待我。」

  他想黃瀨是真的值得被揍一頓,如果渴望痛楚到了這種地步的話,他也不是不能給他一個痛快。但他無法那麼做。並不是個性裡有著溫柔或者什麼的,只是單純沒辦法把這種笨蛋丟進水裡。
  啊啊、他想,黃瀨的話一定會溺斃的。
  在那片過於深藍的大海裡。



  「......我要進去了。」
  他在能夠放進第三根手指之後說道。

  進入的時候黃瀨果然還是痛得弓起了背脊。不只是臉色刷白、咬著牙的樣子就像是身體被撕裂那樣疼痛。青峰打住了動作,伸手把黃瀨被汗水浸溼的前髮撥開。黃瀨的眉心皺著打上細小的折子,兩眼用力地閉起,抓住了被單的指節也像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然而他打算退出去的時候,黃瀨卻抓住了他的手臂。

  「......不要出去、不要...」
  「什麼?」
  「...、留在裡面......。」
  明明無法把話語組織成完整的句子,只能從發白的嘴唇間吐出破碎的單音。

  「黃瀨......。」
  「我什麼都做不到......就算、伸出了手也抓不到...碰不到你......」

  喜歡、好喜歡你,可是我做不到。什麼都無法為你做,明明是那麼喜歡你的,我是最想要打敗你的,可是我什麼都沒做到。
  從那張嘴裡斷續地囈語。
  黃瀨看著他的樣子十分虛弱,但又央求他不要走。
  到了這個地步。


  「不能...再讓你消失了......」
  「......」


  他那時候什麼都沒說,沒有抓住他的手,因為那時不知道該怎麼做。他想不起他那時是什麼表情。
  青峰抓住了那個傢伙,把整個人撈了起來,用一雙手臂將那個身體圈住。

  如果唯有那麼做。

  「哈、黃瀨,你真是個笨蛋啊......。」
  我不是在這裡嗎,他在他的眼皮上印著瑣碎的吻。
  真不像啊......,黃瀨也是、這些都是。他也是。

  「小青峰......。」
  「你就安靜一點吧。」

  吻落在嘴唇上時他才有些後知後覺地想起這是第一個吻,用這種步驟大亂的方式,好像跟原本的他們就很相符。黃瀨親吻的方式太過急切,一點平常的餘裕都沒有,他想他也是一樣。
  重新開始動的時候青峰想著分明是冬日的,怎麼會如此高溫而纏人、好像隨便都要燃燒起來一樣呢?

  他想是這個人太灼熱了。

  啊啊、心臟都痛了起來、呼吸是這麼困難。
  他怎麼知道跟黃瀨上床的後果是這樣呢。


fin.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What's New?